置身画中看画山

置身画中看画山插图

图①:耸峙于漓江之畔的九马画山

置身画中看画山插图1

图②:蓝天下的画山

置身画中看画山插图2

图③:水质良好的青龙泉泉水

置身画中看画山插图3

图④:漓江两岸的凤尾竹已成桂林山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

九马画山,漓江沿岸闻名的一座山,亦称为画山。这座五峰相连、耸峙于漓江之畔的大石山,位于兴坪集镇西北4公里处,与其隔漓江相望的冷水村是最佳观赏点。

与杨堤月光岛不同的是,冷水村处于喀斯特峰林的更深处,山路蜿蜒盘旋,道路更为狭窄。冷水村是阳朔县兴坪镇画山行政村下辖的一个自然村,东、南、北三面临漓江,西与老村头村相接。大约在1934年前后,冷水村的先人跋山涉水,从湖南零陵县冷水滩迁居到这个美丽的地方,村人为缅怀祖籍,故名。村前有一渡口,因所处地理位置而得名冷水渡。过冷水渡上岸后沿着江边一路走,可看到著名的黄布倒影,再走约2小时可到兴坪,这是徒步游漓江最经典的线路之一。

徐霞客在《粤西游日记》中曾这样描述九马画山:“其山横列江南岸,江自北来,至是西折,山受啮,半剖归削崖;有纹层络,绿树沿映,石质黄红青白,杂彩交错成章,上有九头,故山名‘画’,以色非以形也。”

此番描述可谓鞭辟入里,百余米的石壁上,浓淡相间斑驳陆离,群马神态各异,形象依稀可辨,马儿或立或卧,或闲或戏,或回首云天,昂首嘶鸣,观者须仔细观察揣摩才能感悟个中趣味。古往今来,很少有人一眼尽识九马,故有民谣流传:“看马郎,看马郎,问你神马几多双?看出七匹中榜眼,见了九匹状元郎。”

宋人邹浩将画山比作天公醉时的杰作:“应是天公醉时笔,重重粉墨尚纵横。”明人唐暄挥笔称赞:“桂阳江上石凌空,谁作丹青画本工。涧树参差青磴影,岩花磊落碧云丛。”清两广总督阮元更是六年五次到访画山,他在《清漓石壁图歌》中写道:“六年久识奇峰面,五度来乘读画舟。”如今,山麓的饮马泉旁就保留有阮元书“清漓石壁图”。

记者到访的当天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只见厚厚的云雾飘浮在群山之间,群峰忽隐忽现。雨霁初晴,先是云开雾散,蓝色的天幕从隙缝中露出,然后云层渐渐变得像一层薄薄的面纱,直至露出整个澄澈明净的天空。

风韵潇洒的凤尾竹也是画山这一带的亮点。轻风吹拂,如羽扇般的竹枝翩跹起舞,舞动着山水的灵气,凤尾竹早已成为桂林山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漓江水滋养了漓江的凤尾竹,漓江的凤尾竹使漓江水显得飘逸而浪漫,也使漓江的山显得秀丽而奇幻。忽远忽近的白鹭掠过波光粼粼的水面,点染出一幅动人的生态画卷。

据了解,漓江两岸的凤尾竹景色,数杨堤、画山与黄布滩之间、兴坪、阳朔白沙湾、金宝河等处最美,尤其是画山与黄布滩之间与白沙湾一带的凤尾竹接云连天,犹如一扇立于绿水青山间的优雅屏风。

1960年5月,周恩来总理在考察漓江时建议,两岸要加强绿化,引进种植凤尾竹。此后,漓江两岸掀起了种竹扮靓漓江的热潮,凤尾竹更成为二十元人民币的背景图。如今,周总理对桂林山水的保护所作的指示代代相承,桂林山水始终保持着山清水秀的景象。

冷水渡附近的河滩平坦而开阔,非常适合扎帐篷露营。暂别城市,在漓江边搭起一顶白色天幕,抬头品味画山这座大自然的杰作,与家人好友谈天说地,天幕下就是属于自己的“诗和远方”。

在距九马画山直线距离不远处的山里,有一处山洞中流出的山泉水,在公路边就可看到。因为这一带四面皆山,泉水的来龙去脉并不大清楚。在溶洞的石壁上,刻着“青龙泉”三个大字。沿着石阶进到溶洞里,山泉水似小溪从阴暗的洞穴流出,形成了哗哗作响的小瀑布。当地人在洞口处接有水管,将水管接到洞外公路边方便取水。掬一把清澈冰凉的泉水清洗,旅途的疲惫瞬间消散。接到瓶中观察,泉水无任何杂质。据说有人取该山泉水烧开泡茶饮用,发现味道绝佳,异常柔和。

游毕画山,迎着夕阳乘车返程,途中的半山上由山峦、农田构成的乡村景致,引得众人驻足拍照,记录下这动人的一刻,自然的美好总是处处充满着惊喜。

路书

地图软件搜索“冷水”,建议自驾前往,到达目的地后有村民会收取10元的停车费。(记者胡晓诗整理)

杨二说说

见山还是山

关于九马画山,只要是桂林人,基本上没有不知道的。

二哥自然也是知道的,这些年来,数次乘船沿江顺流而下,或是到山对面的村子里打尖住店,都是要数一下有多少匹马的。不过,二哥愚钝,很羞愧地说一声:其实是一匹马都没看出来的。

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周恩来和陈毅游漓江时,面对画山曾经揣摩过许久。周恩来问陈毅看出几匹,陈毅答:七匹。随后陈毅问周恩来看出几匹,周恩来答:比你多得多。陈毅说:一共才九匹,哪还有多得多?周恩来说:还有倒影,共十八匹。

这是民间传说,真实情况如何,二哥也不清楚,也许周恩来在打趣陈毅也说不定。无论如何,这九马画山的名气着实不低。大文人郭沫若当年游漓江,也留下过专门赞美九马画山的佳篇两首,一首是:“弄墨舞文何足雄,银锄方可代天功。请君再待十年后,马入龙宫自化龙。”另一首是:“玉带蜿蜒画卷雄,漓江秀丽复深宏。神奇景物疑三峡,叆叇烟云绕万峰。石上望夫犹有妇,崖头画马欲成龙。名山坐使人陶醉,豪饮当年忆似虹。”

后面这首诗名叫《春泛漓江》,比较好懂,前面那首“银锄代天功”的,可能很多人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二哥也是偶然看到前辈写的回忆录,才知道原来当时的陪同人员告诉郭沫若,说政府准备建昭平水库,如果建成,这一带水位提升,九马画山的山脚将被淹没,届时就会有几匹马要进龙宫化成龙了。这一说,顿时让郭沫若诗兴大发,然后才得有此佳句流传。

二哥也不知道这昭平水库到底有没有建,但从现在游人反馈的信息来看,这一带水位好像一如过往,九匹马也都还在,没有化龙,这大抵是要让郭沫若失望的了。不过,这也没啥,传说了那么久的九匹马,真要少几匹,岂不是伤了脑筋煞了风景?

如前所述,二哥曾经数了半天,但一匹马都没看出来,不免羞愧。不过,按照民间的说法,看出七匹中榜眼,看出九匹状元郎,二哥一匹都没看出来,倒也基本符合当年读大学需要补考四科、差点拿不到学位证书的实际情况。

这也许和二哥的心态有关,二哥一直认为,这九马画山,从本质上来说,无非就是些石灰岩石头堆砌在一起而已,长年的风化加上雨水侵蚀,岩石就出了些嶙峋的味道,然后有些地方长了草,有些地方寸草不生,对比之下,或许就印证了某些人心中对于美或者仙境的幻想。

现在想来,二哥对于画山本质的看法至少有两点可以说道说道:

一是二哥的美学修养确实有很大的欠缺,总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,一点都不浪漫。这一点从二哥放着三千的茅台不喝,独好三块一斤的土米酒一事上也可以看得出来——没有铺垫,只求微醺或者豪饮忆当年,太直奔主题了,丝毫不懂得婉转。

第二个可以说道的问题是,二哥想到了“相由心生”这个词语。关于相由心生这种现象,有些人很不屑,认为是迷信,但二哥不这么看,二哥可以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一下。比如说,二哥偶尔翻开年轻时的相册,发现自己的长相有了很大的变化。年轻时的二哥,意气风发,虽然离潘安、宝玉之类的颜值差了百八十里,但脸上的胶原蛋白却也饱满,加上青春活力十足,当年在婚介或者联谊场所,也是拿得出手的镇场之宝。几十年过去后,再看镜子里的自己,二哥已是不忍卒睹,用二哥老妈的话来说就是:见不得人了——所以二哥现在也确实很少出门见年轻人了,怕在社交场合吓到别人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呢?

岁月如飞刀,刀刀催人老,这身体上的自然规律当然是其中原因之一,但更主要的,还应该是心态上的。年轻时,对未来充满幻想,不知人间疾苦,笑口常开,斗志昂扬,觉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,这心态下,自然花容月貌,哪怕是爹妈生得丑一点,那从内到外散发出的青春气息却也是挡都挡不住的。而到了一定年纪,经历了一些人事后,沧海桑田,就知道全世界并没有哪一处非得是自己的,而一旦心态调整不好,难免愁苦满怀,于是法令纹有了、脸塌了,眼角也耷拉了下来,如何不难看?尤其是那些心怀鬼胎、三观不正、成天谋算别人的家伙,仔细看,你更是能看出些奸诈来。与这种奸诈的面相比起来,二哥还算好的,虽然愁怀满面,笑起来都快跟哭一样,但终究心地善良,多少还保留着一些与人无害的感觉。

说了这么多关于面相的事,二哥有两个意思。

一是反省一下自己,做些自我批评,因为后面的路再艰难,还是要继续走下去。既然知道了面相出老的原因,也是可以自我调整一下的,让这世上多一个看上去顺眼并且还有趣的小老头,这也是对美化社会环境所做出的力所能及的贡献不是?

二是劝劝心思太重的人,这样不好,会对自己的长相带来毁灭性的摧残,虽然短时间未必看得出来,但是时间一长,以二哥的经验,十有八九见效。

说到这里,二哥再补充一下,因为在这篇文章写到快结尾的时候,二哥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,一匹马都数不出来,也没啥丢人的。这人和人,境界不同,际遇不一样,对于山水的领悟又何必强求一致呢?正如前人说的,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,中间转了一大圈后,最后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。

郭沫若当年也曾经对陪同的地方负责人说过,有些景点,不如让游人自己联想翩翩,意境的升华,比导游牵强附会好得多。对于这一观点,二哥是非常赞同的。

来源|记者胡晓诗

桂林日报社新媒体运营部出品

版权声明:链百科 发表于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4:05。
转载请注明:置身画中看画山 | 链头条

相关文章